Bzz焦点

比特币前景不乐观:仍是圈子游戏 投资风险剧增(转载)

  如果按照一些中国比特币玩家的设想,这将是一个新的造富神话、1年升值3000倍的传说。尽管此前也有黑客攻入网络等不利因素影响的下跌,但是这次政府的出手直接捅破了他们正在做的美梦。

  12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下发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共有五条,其本质是不承认比特币的货币性;禁止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以比特币定价;允许交易平台的存在,但要加强监管。

  在《通知》发布后的半个小时,即12月5日16时左右,比特币中国交易平台——比特币OKCoin交易网的价格一度跌到4600元。虽然在触底后5分钟有较大回升,但是当价格趋于平稳时,其以当天最高价格下跌了近20%。

  一位比特币新玩家元昕告诉腾讯科技,“这次大跌引起了比特币玩家们的慌张,有一些人认为还会回涨,但大部分人选择了‘清仓’。”

  这是典型的中国比特币玩家的心态。艾瑞咨询分析师王维东表示,“中国比特币玩家的核心还是投机性需求,而使用需求并不强烈。随着大量中国玩家的加入,中国市场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比特币活跃市场。”

  “比特币在交易和投资的影响现在过大了。”一位金融行业内部人士也告诉腾讯科技,“政策出台无疑是为了控制风险。”

  因此,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其他四部委出台这一政策,其意图十分明显,旨在为这股高风险投资“降温”,避免过渡炒作,并适时防止潜在的洗钱风险。

  不过,知乎网友Luo Patrick告诉腾讯科技,“这意味着官方并没有禁止比特币,与此前预计的全面禁止政策相比,这显然是一个利好消息。”他并没有因为《通知》的发布而选择卖出持有的比特币。

  “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这句出自《通知》中的话,被Luo这样的持有者认为比特币仍有市场的重要依据。

  政策只影响价格?

  比特币开创者、神秘的“中本聪”曾在一篇著名的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中给比特币的定义是“一种点对点的在线支付系统”,但是更多的比特币玩家愿意把比特币当作一种虚拟货币。

  王维东表示,支付系统是一个实现资金流通的通道,而货币则是一种实体的存在。传统的货币因为其与经济实体挂钩,并承担一般等价物的角色,但比特币没有这种挂钩,所以其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通知》对比特币产生的直接影响仍然只是价格。因为《通知》本身只是对金融和支付机构进行了限定,并且禁止将比特币当作货币使用,但未对民间交易平台做出要求。

  “央行不承认或者禁止比特币作为货币,我们就当作是以物换物,用虚拟产品换实物。”一个独立创业的比特币投资者小钱告诉腾讯科技,他和他的朋友正在筹划一个让比特币产生使用价值的产品。而没有使用价值一直是对中国比特币玩家最大的质疑。

  虽然此前,在多个场合已经有一些中国玩家开始提出接受用比特币进行交易,但是仍然停留在商业作秀的层面,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一些淘宝卖家的比特币收款和雅安地震捐款时壹基金接受比特币捐款两个事件。

  此外,一些海外的应用案例,也让中国玩家对比特币在中国的发展前景,产生了足够的幻想。

  中国玩家的狂热

  “不要告诉我能不能挣钱,就告诉我怎么挣钱。”12月4日,一个中国比特币玩家在狭窄的北京车库咖啡会议室里,向号称中国拥有比特币最多的人,原新东方托福教师李笑来发出这样的疑问。

  这个玩家自称他拥有一定规模的“矿机”每天都在作业。这被认为是获取比特币的最原始的方式。不过,由于比特币的总量是固定的,因此“矿机”在未来的作用会变得更小,如果要想有领先优势,必须对设备进行升级。

  对于“矿机”的优势,自己也在“挖矿”的小钱告诉腾讯科技,在同样多的时间,“挖矿”要比直接买入“多赚两百万”。

  一些参与讨论的比特币投资者也纷纷表示,其已经开始通过专业设备进行比特币的“挖掘”,甚至已经开始更新换代他们的硬件设备,这被认为能加快获取比特币的速度。

  不过,这种收益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尝试,因为对普通小玩家来说,“矿机”的成本使他们并不能购承受的,并且通常“矿机”的卖家会签订不退款、不保修、无客服等多种“霸王条款”。

  因此,/对于中国大部分小玩家来说,通过比特币网站进行买卖操作,是更为普遍而有效的方式。“人们谈论比特币就像在谈论股票一样。”元昕告诉腾讯科技,中国的玩家已经开始聚集起一些网络社群,他们每天在内部讨论比特币的买卖。

  对于这群中国比特币基层玩家来说,买比特币更像是一种圈子文化,因为身边的人在玩,所以就加入了。其表现的特点就是,交易的规模并不大,甚至单笔交易额经常不足0.5个比特币。但是因为一夜暴富的故事一直在圈内传播,所以一部分玩家变成了职业投资者,他们正期望通过比特币改变他们的生存状况。

  小钱自己加入比特币投资者阵营是在10月初,而这次《通知》发布后,他并没有急于抛出,而是从他岳父手中收购了更多的比特币。

  小钱告诉腾讯科技,他开始建议其他玩家在低位买入,并且他甚至希望自己能够通过一些创业项目亲自拉动比特币的增长。他说,“比特币只能越来越好。未来的样子,谁能想象?”

  比特币未来并不乐观

  不过,这种传奇注定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对于将比特币买卖股票化的中国玩家,也在承受着比特币价格暴涨暴跌的风险。由于使用价值并不明显,因此这种“资产”也只能是一组空洞的数字。

  作为比特币持有者,Luo对于这场交易想得很明白,现在更多还是商业噱头。“有一部分人认为将来有商业,但是现在还没有大规模。”

  不过,在中国比特币投资者圈中已经开始出现,投资者拆散资本吸引小玩家接盘的情况,因为他们已经对比特币的未来产生了疑问。

  王维东表示,由于在中国市场,比特币不能当作货币使用,因此其投资的性质更浓,所以对政策的敏感度也更高。“一旦政策风险产生,投资者开始出现担忧,抛盘的可能性会更大。”

  这样投资者正在利用一些比特币玩家的聚会时候开始寻找接盘者。他们的观点往往集中于“投机不一定是坏事,世界本来就是有99.9%的投机者”、“哈耶克要是多活四年就能够看到,货币非国家化的实现”、“信用卡其实就是假钞”等等。

  不过,与这种“坑下家”相比,更令政策制定者担忧的是比特币或将成为洗钱组织,甚至黑市交易的工具。

  在《通知》发布后的答记者问中,中国人民银行方面称,“由于比特币交易具有匿名性和不受地域限制的特点,其资金流向难以监测,为洗钱和恐怖融资活动提供了便利。”

  中国人民银行还指出,目前,国际上已经出现了利用比特币进行的毒品、枪支交易等犯罪活动,相关案件已经被查处。

  与此同时,由于各比特币交易网站的状况参差不齐,部分涉嫌非法经营,还有一些安全防范和抗风险能力差的平台,也容易出现黑客攻击和网站经营者携款潜逃的事件。

  金山毒霸安全中心近日发出预警称,其已捕获多个比特币钱包的盗窃病毒,根据其工程师深入研究发现,仅最近两天就有10多余人比特币钱包被盗。

  另一方面,国际舆论的环境也并不如中国玩家想象的那样宽松。

  四天前,在美国参议院18日的听证会上,美国国土安全部视数字货币为威胁,负面意见居多;司法部称,FBI已经成立多个工作小组针对伴随数字货币兴起的犯罪行为进行调研;SEC则警告投资者数字货币相关潜在投资风险,已经和比特币基金会成员谈过,探讨数字货币牵涉的法律、政策、科技等方面的相关议题。

  美联储 伯南克不仅谈到,美联储无权直接监管虚拟货币,认为比特币及其他虚拟货币“可能拥有长远的未来”,更重要的是,他还表示“应监控该领域的发展,而且在执法和监管相关事宜上,也伴随风险。”后半句被国内很多媒体转述时所遗漏。

  伴随比特币的诞生,一种新的获利产业链正在形成,并且因为互联网的便利,将中国大小投资者卷入世界市场。虽然本土政策在此时显得有些姗姗来迟,但是对于遏制不稳定的经济活动,有着一定的棒喝作用。

相关文章